联系电话:0756-7766442

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广东慈兴电力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0863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珠海

美西方企图将俄罗斯海外资产据为己有

浏览量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张春友

  俄乌冲突发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实施了一轮又一轮的制裁。这些制裁中就包括了冻结大量的俄罗斯海外资产。美西方对金额巨大的俄罗斯海外资产如何处置,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近日,俄罗斯媒体透露,美西方“盯上了”这些财产,正在想方设法据为己有。

  俄海外资产成重要目标

  在美西方对俄制裁中,俄海外资产成为重要目标。

 

 

  俄乌冲突发生后,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制裁俄罗斯为由,冻结和扣押了上千亿美元的俄罗斯资产,包括俄购买的西方国家债券、俄外汇储备以及被制裁个人海外资产等。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央行一直在稳步剥离外汇储备中的大部分美元资产,但目前美元、欧元和英镑仍占其所持资产的50%以上,分布在法国、德国、日本、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2月24日,美国开始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金融制裁,俄罗斯两家最大的银行俄罗斯储备银行和俄罗斯联邦外贸银行位列其中。作为俄罗斯第二大银行的俄罗斯联邦外贸银行持有的美元资产直接被冻结封存。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美国司法部当地时间6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及其盟友已经冻结了超过300亿美元的俄罗斯寡头的资产,并冻结了约合3000亿美元的俄罗斯央行资产。

  欧盟司法专员迪迪埃·雷恩代尔当地时间7月12日透露,欧盟预计将于10月通过一项指令,允许在发现试图规避或绕过制裁的行为后没收俄罗斯在欧盟的资产。雷恩代尔还称,欧洲议会已经为这项指令“亮了绿灯”,并且欧洲理事会内部也就此事达成了一致。

  雷恩代尔说,俄乌冲突开始以来,欧盟已冻结了来自俄罗斯富豪和其他实体的价值约138亿美元的资产。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介绍称,今年3月美国组建了俄罗斯精英、代理人和寡头(REPO)专案组,目的是执行西方因俄乌冲突而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这个专案组包括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以及欧盟委员会的财政和司法官员。

  另据报道,今年6月,加拿大通过新的法案,授权政府可没收并出售制裁方的资产。该法案的实施意味着加拿大在国内法律层面已给没收处置俄资产开了绿灯。

  俄警告要采取报复措施

  俄乌冲突发生后,美西方把俄罗斯移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系统)。但是,与这一制裁措施相比,把俄罗斯的海外资产进行冻结,则更为直接。

  对于美西方的行径,俄罗斯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怒。

  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把美西方的这一行径称作“强盗行为”。她说,冻结俄罗斯海外账户及类似的行径违反了国际法、影响了全球金融体系的公平运作。这一行为是对主权财产的公然侵犯,也让全世界重新思考将美元和欧元作为储备货币和主要外部结算手段的可靠性。

  扎哈罗娃还警告美西方:“你们不应该忘记,西方国家、企业和公民也有大量资产在我国的领土内。如果美国方面采取行动,俄罗斯有权采取报复性措施,比如对等没收西方国家在俄罗斯的资产。”

  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称,美国等西方国家一贯标榜遵守契约精神,但在俄乌冲突问题上,无差别制裁俄罗斯成了“政治正确”,金融工具成了打击俄罗斯的武器。一道政令,就可以将别人的财富据为己有、任意处置,而契约精神、规则意识和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等原则被无情地抛弃了。

  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沃洛金则暗示美国,俄有可能收回阿拉斯加。沃洛金称:“正派不代表软弱,我们有回击的办法。美国应当永远记得,那里有一块领土——阿拉斯加。如果他们企图处理我们的海外资产,在行动之前要好好想想,我们也有要收回的东西。”

  单边制裁破坏国际法

  事实上,美西方冻结主权国家的财产并非俄罗斯一家。

  今年2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计划将所冻结的阿富汗中央银行在美资产的一半用于赔偿“9·11”事件受害者。对美国政府此种行径,国际社会一致谴责,认为这再一次暴露了美方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面具下掩盖的强权、霸权的真面目。

  根据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郑联盛发表的《美国金融制裁:框架、清单、模式与影响》介绍,美国财政部是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核心部门,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是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核心执行主体,负责对美国辖下的交易实施控制并冻结外国实体资产。

  而OFAC大多依据美国国内法律,对别国滥施制裁。比如,美国《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国家紧急状态法》等法律授权美国总统在所谓“国家安全、对外政策或经济利益受到威胁”时,有权命令国内机构停止与被制裁对象之间的金融交易、款项划拨、货币转移等业务。在“美国的国家利益受到被制裁国家或实体的侵犯”时,总统有权下达冻结外国人在美国的资产、实行贸易禁运或采取其他适当处置方式的命令。

  此外,2001年通过的《爱国者法》、2016年通过的《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以及美国政府每年年末颁布的下一年度《国防授权法》,对金融制裁的发起和实施作出了补充性的说明和规定。例如,《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规定,剥夺参与在美国国土上实施恐怖主义的国家的主权豁免权。值得一提的是,该法案践踏了长期以来国际法中关于主权豁免的规定。

  对于美国的单边制裁行为,就连美国财长耶伦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政府没收遭冻结的俄罗斯中央银行资产在美国是不合法的,法律不允许美国政府这么做。英国《金融时报》近日发表文章,呼吁必须“依法”处置俄方资产。

  国际媒体也普遍认为,肆意冻结并处置他国政府资产是美国利用其领导地位的霸权行为。西方国家突破道德和规则底线掠夺俄罗斯资产的行为,从根本上动摇了全球市场中的信任关系,让各国更重视储备资产安全性并质疑西方国家的信誉。

  美国《华尔街日报》刊文指出,目前发展中国家78%的国际储备为外汇资产。长期以来,这些外汇储备被视为“存钱罐中的储蓄”,但西方近来一系列制裁措施表明,这些外汇储备可以随时被“夺走”。